【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臨汾家事審判改革取得豐碩成果

2019-07-18 09:02:43 來源:臨汾新聞網

  臨汾新聞網訊 法律剛正不阿,法院莊重威嚴。走上法庭就是要讓法律給個裁決,不到迫不得已,誰愿訴之公堂?對簿雙方當事人往往都是不可調和的矛盾對立體,可是現在變了,全市兩級法院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三年來,家事審判改變了以往單純注重審判的裁判功能,加強了對家庭關系、情感的修復功能,溫馨家事審判法庭的設置、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心理疏導的前置、案件回訪制度的建立等系列創新舉措,構建了家事審判臨汾模式,在平陽大地逐漸落地生根、開枝散葉。

  如今,家事審判法庭成了“家事法苑”,溫情化、柔性化、家庭化、理性化的家事審判,讓法律有溫度、讓法官有溫情,讓當事人雙方更多地感受到司法人文關懷,為無數個家庭的和諧穩定提供了溫暖有力的司法保護。

  理念:理性溫情修復

  本著“以家庭為本位,維護家庭社會和諧穩定,弘揚中華傳統道德文化,推動家風、家德、家教建設”這個指導思想,我市兩級法院在家事審判中,把家事審判司法功能和社會功能相結合,從過去審判偏重財產分割、財產利益轉移,轉變為更加注重身份利益和人格利益,側重于對未成年人、婦女、老人等弱勢群體的保護。

  去年,市中級人民法院家事庭審理了一起分家析產、繼承糾紛案件,該案一審法院是翼城縣人民法院,原審原告程某甲與被告程某乙是叔侄關系。原告程某甲訴稱其和父親一起建造的宅院應歸其所有,卻被侄子強行占住,請求判令被告程某乙騰房,并愿意給被告一部分補償款。而被告辯稱該房是自己所建,不應歸原告所有。該案上訴后,二審主審法官王永良通過閱卷、庭審,查明基本事實,并了解到因這起叔侄之間的糾紛,導致原告的父親在高齡且患病的情況下,幾年來無家可歸,在外租住。庭審時雙方未能達成調解協議,開完庭后,王永良前往原告父親的租住處做調解工作。剛開始,雙方都有抵觸情緒,王永良便從案件事實入手,讓老人親口陳述蓋房出資等情況,然后又從法理、情理、親情的角度給雙方做工作。在入情入理的分析和感化下,雙方逐漸從言辭激烈變得態度和緩,最后達成一致意見。最終,該案件以調解結案,并且順利履行了交付義務。

  修復出現裂痕的家庭關系,維護社會關系的穩定。案件似乎很簡單,但體現的是我市兩級法院家事審判理念的轉變,凝聚的是法官的為民情懷與使命擔當,展現的是我市家事審判系列改革的成果。

  隊伍:熱情主動為民

  “不局限于自己的法官身份,也不要被法律工作者的職業思維所約束,而要以‘案結事需了’的樸素情懷,于法之外,探索化解矛盾糾紛的最好方式,盡最大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以“俯首甘為孺子牛”的公仆情懷,被洪洞當地群眾稱之為“貼心法官”的田亞欣,把審判與法庭建立起來的民調網絡逐步結合,不怕苦累、走村入戶,傾聽弱者聲音、主動調查取證,用自己的責任與擔當,樹立起法律的威嚴。

  有一次,甘亭鎮某村村委會主任找到田亞欣,說村里有一位70多歲的老人,自丈夫去世一年多以來,一直未解決贍養問題,村委及親戚多次與幾個兒子說和未果,老人又不愿起訴,怕一打官司,讓孩子們丟臉不高興,村干部只好找田法官幫忙。一聽到老人得不到照顧,田亞欣著急了,她立即前往村里進行訴前調解。身體瘦弱的老人,顫巍巍地講述自己的平時生活和必要開支,老人的要求并不高,說話時還處處替她的兒子們著想,田法官的眼睛模糊了,無聲的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緊接著,她調查摸清老人子女情況,與其子女反復談心,談及自己對老人的感受,讓他們知道老人不但沒怪他們,還處處替他們著想、開脫,作為子女不僅要履行贍養老人義務,更要為下一代做好表率……田亞欣貼著當事人的心去想問題、做思想工作,最終,在真情的感召下,老人重新享受到了天倫之樂,讓一場即將訴諸公堂的裁判提前溫情化解。不僅如此,田亞欣還不時回訪看望老人,與老人嘮家常,給老人鼓勁。如今,該法庭與當地婦聯聯合開展維權工作,婦聯干部接過接力棒,一直關心關注著老人的生活,老人生活得溫暖開心。

  像田亞欣這樣的法官,在我市兩級法院中還有很多。兩級法院組建了專業的家事審判團隊,市中級人民法院專門成立家事審判法庭,在法官的選任上,從社會閱歷、親和力以及性格等方面考慮,選任熱愛家事審判、綜合素養較高的法官擔任家事法官,其中一名法官還具有心理咨詢師資格。我市17個基層法院中,有10個法院成立了專門的家事審判團隊,團隊一般由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若干調解員或調查員組成,曲沃、大寧、古縣、洪洞等法院還聘請了心理疏導員和家事調查員。

  針對家事案件具有情感性、私密性等特點,我市兩級法院堅持家事案件以不公開審判為原則,制定實施家事法官依職權調查取證制度,法官主動行使職權,對案件的事實予以調查和取證,以維護當事人特別是弱勢群體的合法權益。

  法庭:設置溫馨感化

  “不論時代發生多大變化,不論生活格局發生多大變化,我們都要重視家庭建設,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洪洞縣人民法院以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指引,在“家事法苑”即家事審判法庭通道打造文化長廊;曲沃縣家事審判法庭文化長廊則以傳統文化典故、發生在身邊的故事進行宣傳教育。圖文并茂、通俗易懂的格言、話語、故事,使對立公堂的當事人雙方在潛移默化中得到心靈的震撼與感化,達到觸動心靈、化解矛盾、修復情感的目的。這個做法只是全市法院家事審判庭溫情化的一項舉措。

  兩級法院還在家事法庭的設置上顛覆了人們對法庭的傳統印象,威嚴的法庭變得家庭化。市中級人民法院和曲沃、洪洞等十多個基層法院均設立了專門的數字化家事法庭,一般采用圓桌、半圓桌或客廳式設計,取“和諧、圓滿”之意,利于家事案件的溫情和柔性處理;將原告、被告、上訴人、被上訴人的桌牌,換成了丈夫、妻子、父親、母親、子女、男方、女方等稱呼,法庭環境布置溫馨、親切,有利于緩解當事人緊張、對抗的情緒。洪洞、曲沃、鄉寧、吉縣、霍州等法院還專門建立了心理疏導室,室中有鮮花綠植裝飾,并配備了心理沙盤等專業心理疏導設備,讓當事人在與法官以及心理咨詢師交流時身心放松,感受到家事審判的溫情。

  審判:心理疏導前置

  到法院打官司的當事人雙方,往往都是堵塞、失衡的心理,若心放平了、思想暢通了,矛盾糾紛也就解開了。因此,心理矯治及心理疏導十分重要。家事審判中,我市兩級法院重視家事案件當事人的心理矯治,爭取和吸收社會力量介入,從社會各界聘請心理咨詢人員作為特邀調解員,參與家事案件的審理和調解工作。

  這是2016年年末發生的一起離婚糾紛案件,其中一方當事人因患有抑郁癥,致使案件的處理相當棘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引發嚴重后果。曲沃縣人民法院針對案情,及時邀請心理咨詢師參與,成功化解矛盾,取得良好效果,體現了家事審判的人文關懷。原告趙某與被告于某雙方同居時,趙某年僅17歲,到結婚年齡后兩人補辦了結婚證。趙某現年24歲,18歲時就生育一子,現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由于趙某系養父母從小抱養,并且嬌生慣養,早早輟學步入社會成家,其心智并不足以承擔起生活的責任和重擔,婚后不安心在家好好生活,而是將兩個孩子扔給于某,自己以打工為名去山東、福建、河南等地。于某比趙某大5歲,從開始談戀愛就對趙某很是寵愛,經濟上隨時滿足趙某的要求。也正因為對趙某過于溺愛,造成趙某在共同生活后對于某和孩子不負責任,致使于某患上了抑郁癥。每每提及此事,于某都是痛哭失聲、不能自已,還曾發生過于某到趙某娘家用汽油燒房子、毆打趙某等極端行為。鑒于此,在處理這起糾紛中,如不能很好地控制于某的情緒,將會產生不可預見的嚴重后果。在了解到初步情況后,家事審判庭首先由承辦法官對于某進行心理開導和說服教育。同時邀請心理咨詢師全程參與案件調解與審理。承辦法官也與心理咨詢師一起和于某的父母進行深入溝通,對于某的病情和家庭可能出現的變故進行了深入分析。通過法官、心理咨詢師、于某的代理律師及于某父母的共同努力,于某逐漸走出了心理誤區,重新鼓起了對生活的信心。在此基礎上,該案順利地進行了庭前調解、開庭審理、庭后調解,最終雙方達成了離婚協議,至此,一起矛盾重重、可能引發不測事件的離婚糾紛圓滿地畫上了句號。

  將心理疏導前置覆蓋到所有家事案件,并貫穿于家事案件審判的各個環節。這是曲沃縣人民法院的典型做法,更是我市兩級法院家事審判的亮點。心理矯正、心理疏導前置越來越顯現出在家事審判中的柔性威力。

  調解:多元化解矛盾

  家事糾紛涉及人員多、范圍廣,審判機關對糾紛的全面了解受限,社會參與能夠更全面了解糾紛,從不同角度提供更多維度的解決方案。我市兩級法院均成立了相應的機構,打造家庭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與婦聯、民政、司法部門緊密聯系,充分發揮人民陪審員、調解員、心理咨詢團隊等社會力量的優勢,無論在訴前、訴中、訴后審判實踐中都化解了大量矛盾糾紛。

  今年77歲的老人張某是浮山縣天壇鎮人,有兒有女,自幾年前老伴去世后就獨自一人生活。2016年夏天,因雨天路滑老人不慎摔倒,造成右腿骨折,雖經治療痊愈,但終究年齡大了,喪失了勞動能力。為了維持生活,老人向三個兒子索要生活費卻無果,女兒也是偶爾來看她一次。今年1月,老人無奈,一紙訴狀將三個兒子、一個女兒告上法庭,請求法院維護其合法權益。接到此案后,一方面承辦法官及時與老人的子女取得聯系,耐心地做思想工作,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明之以法;另一方面,與老人三個兒子所在村委會的人民陪審員及村干部進行溝通,多方聯動,在老人與兒子之間循循善誘、耐心解釋、積極調解。最終,在多方面的共同努力下,老人的兒女承認了錯誤,母子之間的積怨得以化解。

  分布在群眾身邊的民調員、婦聯干部等,用貼心、細心、耐心的服務,架起了法庭與群眾之間的橋梁,喚起人們對法治的尊重和信仰。

  賈俊明是浮山縣人民法院人民陪審員,在離婚案件調解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年初調解成功的兩個年輕人的案例,在男方提起離婚訴訟后,法官及時與他聯系,一起與兩個年輕人分別交談,了解當事人感情基礎、生活現狀,在調解過程中,他發現兩個年輕人感情基礎較好,主要矛盾緣于雙方父母過多參與當事人婚姻生活,抓住當事人剛上一年級的孩子這個親情焦點,勸解雙方一切為孩子健康成長著想。第一次調解后,他試著提出讓男方撤訴。隨后,他去見了雙方的父母,開導當事人雙方父母,以情以理說服雙方父母,終于在先后調解了四次后,當事人雙方和好如初,這期間只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

  案件審理效果如何?執行得怎樣?我市兩級法院針對家事案件特點,在家事審判改革中建立“案結事了回訪隨行”制度,法官在一定時間內進行回訪,以掌握案件審理效果以及當事人履行義務的情況,同時收集當事人對家事審判的意見。

  理念與方法上的系列改革創新,使得我市家事審判在剛性的法律面前顯現了柔性的力量,真正使家事案件案結、事了、人和,有效地維護了婚姻家庭關系和社會的和諧穩定,提升了社會文明水平和治理水平。自2016年5月市中級人民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確定為家事審判改革試點法院以來,全市兩級法院共受理家事案件18955件,審結18012件,審結率95.03%,其中調撤10973件,調撤率60.92%;未發生因家事審判案件處理不當引發當事人越級上訪事件以及民轉刑案件。

  記者手記

  一路創新、一路凱歌。三年來的努力、探索與實踐,我市家事審判方式和工作機制改革工作得到廣泛贊譽。

  2017年2月,在全國家事審判工作推進會上,市中級人民法院作為全省代表作了經驗介紹,并受到表揚;2017年9月,市中級人民法院家事法官參加了中央電視臺《法治中國說》的錄制,節目播出后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2018年1月18日,市中級人民法院聯合音頻傳媒喜馬拉雅電臺制作了《家事1+1》節目;2018年2月3日,央視《庭審現場》播出了曲沃法院某家事案件審理過程……同時,一批家事審判“明星法官”涌現出來,被人們親切地稱為“民心”法官。

  法律有溫度、法官有溫情。我市家事審判改革成果,讓人民群眾在威嚴的法律面前,增加了更多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記者 張玉萍 

     

責任編輯: 吉政

版權聲明:凡臨汾日報、臨汾日報晚報版、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
体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