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寧:桃花山里核桃飄香 幸福生活綿延余長

2019-07-18 08:55:12 來源:臨汾新聞網

  臨汾新聞網訊 鄉寧縣臺頭鎮有個桃花山村,這幾年名氣越來越大,不是因為桃花,而是因為核桃。村里總共1200多畝土地,就有1100畝用來種植核桃。村里有專業合作社、“土專家”隊伍、“花山尚品”注冊商標做支撐,核桃產果優、不愁賣,核桃產業讓大部分家戶的日子開始過得紅火起來。

  ● “土專家”管技術 ●

  鄉寧地處呂梁山深處,桃花山是鄉寧縣36個貧困村之一,分為桃花山、大洼、臥石坡、北宿頭4個自然村。每年春季,村里野桃花都會漫山遍野,壯美成景。桃花山村名因此而來。

  本世紀初,村辦煤礦被關閉后,桃花山村集體經濟、村民生活同時滑向谷底,2014年時,村里180戶、565口人中,有建檔立卡貧困戶73戶、238人,貧困發生率為42.5%,全村人均收入1850元,集體收入零。期間,村民們結合石山森林區地質地貌特點,先后嘗試種蘋果、蘑菇、雜糧,但都因變不成商品、換不成錢,這些嘗試都無果而終。

  2012年,根據全縣的規劃,把種核桃確定為村里的主導產業,分年度栽植核桃達1012畝。受管護技能、經營管理、市場把控等瓶頸制約,多年來核桃小、亂、差,經濟效益微乎其微。

  如今,局面發生了徹底改變——

  “李教授每季度來1次,每次教4天。他一來,就拿著大剪子鉆進核桃園子教大家……”脫貧攻堅中,桃花山村從低產核桃園改造入手,利用村“第一書記”李萬標和山西農大教授李衛東的同學關系,從2015年開始與山西農大達成合作,簽訂培訓指導協議,定期到村里開展土質勘察、現場培訓。

  “李教授來的日子里,我天天都跟著學。現在核桃園里嫁接、施肥、疏枝等活兒咱都會干。新樹要剪哪一枝,留哪些枝,我自己就懂得、就專業!”村民高升說起核桃樹管護,頭頭是道兒。高升今年69歲,是桃花山村17名核桃種植技術員中年齡最大的一位。

  農大的教授們在村委會院子里支起大木板,給村民講解核桃種植的相關知識。在這所露天講堂,村委會給村民提出“人會不如自己會”的響亮口號,組織每個村民小組推選一名帶頭人作為骨干“重點培養”,學完后進行“結業考試”。除了傳授理論知識,專家們還到核桃園開展現場示范,一戶一戶地過,手把手地教。

  “以前我們只圖中秋節核桃好賣,處暑前就打。現在不做傻事了,家家都等白露后再下地收……”專家教授核桃樹生長期的正確管理,讓村民們十分感激。兩個節氣錯不了幾天,結出的核桃卻大不相同:白露后與處暑前相比,核桃仁看上去飽滿度沒有什么變化,但曬干后大不相同,首先是重量上來了,口味也更好。一系列科技服務活動,逐漸改變了村民們根深蒂固的老思想。

  像高升這樣的核桃樹管護“土專家”,現在成了為村里發展核桃產業提供技術服務的主要力量,核桃病蟲害防治、施肥、修剪等難題,“土專家”們基本能自己解決。這支隊伍把自己地里的活兒干完了,還去周邊村“攬活”干。這支“土專家”隊伍支撐了桃花山村乃至周邊村子的種植業發展。

  “現在村里有高枝剪子20把,最近又添了19把小剪子、小鋸。現在去了別的村,所有活兒都拿得下來。” 高升邊翻著村里編印的科技服務手冊,邊與駐村工作隊交流今年的創收打算。

  ● 合作社“卡質量” ●

  “去年全村打了14000多公斤核桃,優果率高,而且咱們有專人檢查質量,信譽度也好,全賣光了!”核桃種植合作社的負責人劉三生坐在村委會,笑呵呵地說。

  隨著桃花山的核桃逐步進入盛果期,市場信息閉塞、交通不便,沒人來買又是個難題。為此,村里成立了花山核桃合作社,動員村里126戶農戶一起干,特別是73戶貧困戶全部加入合作社。合作社在采購農用物資、技能培訓、核桃銷售等方面統籌服務,推動核桃種植業健康、有序、快速發展。

  核桃光好吃不行,還得有好“賣相”“口碑”。為此合作社在“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的幫助下,定制了核桃包裝箱,購買了分揀篩子、電子秤等工具,并確定了質量標準:笨核桃分揀、脫皮后,帶黑的核桃分揀、大小不等的核桃分揀,品相好、品種純的統一裝箱,通過駐村工作隊、幫扶人員,向外銷售、打品牌。

  合作社的質量管控效果立竿見影:花山核桃第一年裝箱分銷到市電信系統,反響良好,“價格美麗”,村民地里的好收成,立刻變成了現錢。花山核桃還被電信職工當臨汾土特產,送給太原、西安等地的親朋好友品嘗。好口感又帶來了大客戶,遠在300公里外的太重集團工會一次性預訂第二年核桃3000箱。

  為使花山核桃質量更穩定,最近合作社負責人劉三生又花3000多元,購置了先進的去皮機,技術員高升則個人出錢買了核桃烘干機……去年全村收獲核桃14000公斤,裝箱銷售21萬余元,戶均增收1135元。

  ● 靠品牌打市場 ●

  村里核桃的種植規模不斷擴大,核桃掛果期也逐年到來,產量一年增加一年,僅靠現有的“親情銷售”模式打市場,顯然不能支撐桃花山核桃產業長遠發展。

  怎么辦?

  “不出去走動,就不知道天有多高!”桃花山村黨支部書記馬明芳說。他帶隊去太原、晉中考察,想讓花山核桃能進入鮮食市場。“我們的核桃合作社收購價八九元,而人家飯店炒菜用的新疆鮮桃仁也才六七塊錢!”原來,新疆核桃由于土質特殊、晝夜溫差巨大等原因,去皮容易、果糖集聚度強,桃花山現有的品種與之相比,毫無競爭力可言。

  就近銷售這條路被堵死了。

  花山核桃合作社還一度想搞核桃深加工,通過壓榨核桃油,就地消化不斷增加的核桃產能。“核桃油需要頂級的無菌車間來加工、包裝,才能達到食用油的保質期。況且核桃含有的不飽和脂肪酸極易氧化,在空氣中最多六個月就變質”村“第一書記”李萬標咨詢專家后得到這樣的回答。“技術、設備投入太大了,起碼在近幾年這個事不能干”。

  圍繞把核桃變成現錢,大家進行了多次探索,經過了各種利弊權衡,最終商定一條最務實的路子:利用地域優勢、生態優勢,抓住國家 “扶貧消費”政策帶來的機遇,專注質量、做成品牌。

  ——全縣乃至全市唯一的地域性核桃注冊商標“花山尚品”由此應用而生。

  合作社負責人劉三生說:這個辦法務實,投入也不大。注冊商標花了不到1200塊錢,就讓花山核桃銷售從此告別了“野路子”“小打小鬧”,能光明正大地進超市。

  桃花山村“第一書記”李萬標也是駐村幫扶的工作隊隊長,幾年來他一直是核桃銷售的主力。李萬標說:“有了注冊商標,一是合作社、種植戶對核桃質量的管控有了動力,花山核桃的信譽度提高了;二是符合了大眾的消費習慣,方便新老消費者辨識。最重要的是,為花山核桃下一步進超市、商場開拓市場打下了基礎。”

  脫貧摘帽只是起點,鄉村振興任重道遠。桃花山發展核桃產業過程中,在技術幫帶、質量檢驗、市場開拓等方面的探索,為貧困地區產業扶貧、鞏固脫貧成果提供了很多珍貴的啟示。

  記者 劉玉林

     

責任編輯: 吉政

版權聲明:凡臨汾日報、臨汾日報晚報版、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
体彩走势图表